第216章 他迷恋她的身体,他们实在非常契合。_诱吻春夜
好吧书库 > 诱吻春夜 > 第216章 他迷恋她的身体,他们实在非常契合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16章 他迷恋她的身体,他们实在非常契合。

  阮舒怡回到自己工位,周叶问:“你干嘛去了?脸色那么差。”

  阮舒怡:“去洗手间了。”

  “大姨妈来了吗?”周叶问时,有些忧心。

  虽然阮舒怡尽量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工作带孩子,但她知道,那只是表象。

  白血病人的经期不稳定,有时候很久不来,也有时候来了之后持续很长时间,因为血小板减少,来个姨妈都提心吊胆,之前阮舒怡还因为来姨妈在公司晕倒过一次,是她给送到医院去的。

  阮舒怡愣了愣,语气就软了,“没有,没事,我就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有些心烦。”

  周叶放心了,“对了,刚刚你的手机一直在响,我就帮你接听了,你家阿姨问你什么时候下班,说是她有点事可能得早点走,你给她回个电话吧。”

  阮舒怡给家里阿姨打电话,这才知道,阮皓言在小区里玩的时候,差点和另外一个小孩打起来了。

  阮皓言一向很乖,阮舒怡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,她再也无心工作,和贺坤说了一声,就早退了。

  回到家里,阮皓言还在生闷气。

  阮舒怡哄了好一阵,小男孩才开口说了今天的事儿。

  小区里有个小胖子,说他爸爸死了,他妈妈也快死了,以后他就没人要了。

  阮舒怡知道那个小胖子,这小区里的小孩没几个爱和那小孩玩的,就是因为那小孩嘴巴没个把门的,什么话都往出冒。

  她心理素质其实挺不错的,一个小孩的话按理说也不该当回事,不过听到阮皓言转述这些话,她心口还是被刺了下。

  阮皓言问她:“妈妈,我爸爸真的死了吗?”

  阮舒怡默了几秒,才说:“没有。”

  阮皓言:“那他为什么不和我们在一起,为什么从来不看我们?”

  这问题很难回答,阮舒怡想到今天在公司发生的事,便说:“因为……你爸爸这个人吧,有点讨厌,就和那个小胖子一样,嘴巴很毒,说话难听,妈妈嫌弃他,就不要他了,你想见他吗?”

  阮皓言:“……”

  阮舒怡成功地毁灭了一个小朋友对父亲的幻想,阮皓言现在一点也不想见爸爸了,他说:“那我们还是不要爸爸了。”

  说完,阮皓言又问她:“那你真的会死吗?”

  这次,阮舒怡沉默的时间长了点,最后说:“人都会死的,不过你不用担心,妈妈会陪你很久很久。”

  这是谎言,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还能陪阮皓言多久。

  有很多时候,她是不敢想明天的,但这种恐惧通常都被她完美地掩盖起来了,有些话她只能憋在心里。

  其实,生下阮皓言这件事,她后悔了。

  发现自己怀孕是在和陈凛分手的两个月之后,那时她为了躲避追债的人,办理休学并逃一样地离开了北城。

  当时她精神压力很大,被查出怀孕,最初是想要打掉的。

  毕竟她自己都还欠着债,也找不到父亲,生活过得很混乱,但……

  谁知道呢,在医院预约好手术,去的当天,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,心口就像是堵了一口气,内心挣扎万分,又看到一个白着脸从手术出来的姑娘,她既害怕,又不忍,最后临阵逃脱。

 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激素使然,生下阮皓言之后,看到白白净净的小宝宝,心就很软,觉得所有苦难都值得。

  如果她没有生病的话,她想,生活还是有盼头的。

  可她病了,她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,阮皓言还这么小……

  每当想到这些,她不可避免地就会想起陈凛,再联想到今天他当着徐薇的面将她赶出会议室,怨气就更重了。

  她恨恨地在心里诅咒陈凛,他若不举,便是晴天。

  正和好友聚会的陈凛接连打了两个喷嚏。

  饭店包厢里,周赫笑说:“可能有人在骂你。”

  陈凛浑不在意,“骂我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  看得出陈凛今天心情很好,周赫好奇,问他:“你最近是不是都耗在星辉?”

  陈凛:“我说了,我打算重点放在直播业务这一块。”

  周赫:“你那是重点放在阮舒怡身上吧。”

  提到阮舒怡,陈凛脑中不由得浮现今天在会议室门外,她猫着腰在那里偷听的画面,他忍不住就想笑。

  周赫瞥见他表情,“你别笑得那么恶心。”

  陈凛敛了笑,“我才没工夫管阮舒怡,她只是一个员工。”

  周赫“呵呵”两声,“你高兴就好。”

  今天这个饭局,是周赫攒局,不过梁锦墨和许栀来是正好有事要问陈凛。

  许栀不喜欢大平层,却偏好精致一点的小Loft,梁锦墨同陈凛问起他买的那房子。

  陈凛说:“欢迎来和我做邻居,这边都是现房,我对门还空着呢。”

  许栀有些心动,“我们可以先去看看你的房子吗?”

  陈凛:“可以,你们这次是买婚房对吧?”

  许栀有些脸热,梁锦墨先答了,“对。”

  之前的大平层,是他那时候觉得有个房子更像是家,可以留住许栀,但现在,住在哪里其实不是特别重要。

  可考虑到结婚,总得有婚房,这次他更多是顺着许栀的意思看房子,她听说陈凛买了小复式,就很感兴趣。

  周赫问:“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?”

  梁锦墨:“婚礼现在计划在八月,到六月先领证。”

  杨雪托着腮,不由得感慨:“栀子,真没想到,你会成为毕婚族,我好羡慕呀,我也想结婚了。”

  周赫看了杨雪一眼,“你不如先想想工作,我和老大不会一直呆在梁氏,团队里其他人都会跟我们走。”

  杨雪被泼了一盆冷水,当初她是为了程宇而进的梁锦墨团队,又看好梁氏这样的大平台,其实她也清楚,梁锦墨之所以要她,跟许栀这点儿裙带关系脱离不了,现在,程宇是肯定要跟着梁锦墨走的,而她其实不是很想继续和程宇共事。

  饭后几人一起去了陈凛的房子里,参观完毕,陈凛直接给当初自己买房子的置业顾问打电话,许栀就在那儿和置业顾问咨询房子的事。

  梁锦墨话少,在旁边安静地听,一副都由着许栀决定的样子。

  挂断电话后,许栀和陈凛道谢。

  陈凛说:“客气了,墨哥的事就是我的事。”

  许栀好奇地问陈凛,“你的条件应该可以买独栋的,为什么买这种,你也是喜欢小复式吗?”

  陈凛说:“我以前看过易经里说,屋子小聚气。”

  许栀:“……”

  没想到他这么迷信。

  等几人离开,屋子里只剩下陈凛一人。

  他睡前照例抽烟,看阮舒怡的短视频。

  拿着手机上楼时就想起,阮舒怡大学那时候的阔绰。

  他们在一起之后,阮舒怡在外面租的就是这种小Loft,比这房子还小一点,装饰很温馨,他们在那屋子里曾经度过无数糜烂的夜。

  复式也有复式的乐趣,有次他抱着她上楼,深埋在她里面,颠簸中她在他怀里哆嗦……

  在一起的时候,他们其实玩得很疯,他想这也是他很难忘记她的原因之一,他迷恋她的身体,他们实在非常契合。

  这一晚,他梦回当初,和阮舒怡在小小的出租屋里纠缠……

  凌晨时分,起来换了裤子,他心情有些阴郁地点了根烟,心想,看来是该找个女人了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bsar.org。好吧书库手机版:https://m.hbsar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