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海市_长生异闻
好吧书库 > 长生异闻 > 第185章 海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185章 海市

  半个月后,外海上,罗索坐在一艘小船上,神情有些呆滞。

  这艘船是他捡到的。

  安安之死,罗索仍难以释怀。

  他就这样发呆了很多天,一点干劲都没有。

  “果然,女人是修仙的大敌。”罗索叹息道,“自己都说过,修仙就不要谈情说爱,为什么还中招呢?不对,我好像是垂涎安安的美色而已,又没有动心,像我这样道心坚定的人,又怎么会……”

  这次他可谓是最大的输家,女人没了,法则没了,大道之力也没了,用了一道道纹,法力也花光了,奇毒也用完了。

  可以说他输得一败涂地,甚至连内裤都输掉了,只留下不愉快的回忆。

  罗索开始反省自己,最后他得出结论,就是他太好人了,太有良心了。

  他本该理解到,好人是没好报的。

  如果他没有答应姜子墨,就没有后来的事。

  即使有什么大洪水也淹不死他。

  明明他是一个筑基境,却不自量力地和那些大能作对,最大的蠢才不过如此。

  他也不用经历那个充满无力感和绝望感的时刻。

  这个裴安晴,连陪他睡觉的承诺都没有完成,却要他永远记住她,实在太残忍了。(罗索认定裴安晴的心愿就是和他上床。)

  “唉!以后绝不答应别人。”罗索连连哀叹道。

  当然,他这次也不是毫无收获,他几乎快到“道成肉身”的境界了,只差一个契机。

  现在他全身布满了虚无的纹路,交织得看不到丝线。

  他的肉身比之前强大十倍,灵体也强大十倍,吸收的灵气是普通筑基修士的十分之一。

  这无疑是巨大的进步。

  只是这和他想象中的“道成肉身”不太一样。

  他甚至觉得被人坑了,这破烂筑基第四步。

  虽然他怀疑过它是坑,却没有想过是这样的坑。他可是在光暗之间,使用了“三千大道”和道纹之力,却只得到这样的结果?

  这未免太可笑了吧?不是说永不磨灭的肉身吗?难道那是宣传用的?罗索暗骂道。

  事实上,因为没有人到达过“道成肉身”,关于它的一切都是猜测的,罗索才是最接近这一境界的第一人,也是唯一一人。

  其实他只要理性分析,就知道所谓“永不磨灭”是不可能的,是夸大其辞,不管怎么说,都只是筑基境嘛。

  即使真仙也不能永不磨灭啊,何况区区筑基境呢。

  罗索有些沮丧。

  然而,他转念一想,这一切似乎也并无大碍。

  因为这世界也要灭亡了。按裴安晴所说,当太古血脉断绝,那个绝对存在就会被唤醒,世界将迎来终结。

  至于那个绝对存在唤醒需要多少时间,裴安晴回答大约在一百到两百年之间。

  于是,罗索也不执着修仙了,开始随遇而安,想做什么就做什么,偶然会想念一下裴安晴。

  只是也许修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,他仍然在修仙界打滚。

  时间转眼过三十年,漂流果依旧时不时出现,航海热还没有消退。

  罗索终于发现了[蜃]的痕迹,一个虚幻的海市蜃楼出现在星潮海的边缘,接近魔念海。

  罗索没有犹豫,直接追了上去。

  因为只要得到这个原蛊,他的安全性就大大增强了。

  魔念海虽然危险,但有时必须冒险,况且不一定要进入魔念海。

  这样一连几个月,罗索都追着海市蜃楼前进。

  有时他会遇到一些船只,借了一些水就继续前行。

  有时有人会打听他的去处,罗索避而不谈,只是指了指海市蜃楼。

  星潮海十分广阔,有半个寒离洲的大小,因而仅仅是在星潮海的边缘,罗索就追了好几年。

  [蜃]时而出现,时而消失。

  没有取巧的办法,只要它出现,他只能一路拼命追赶。

  时间一长,有些人见过他几次划着船追着海市蜃楼的背影。

  于是就有了一些奇怪的传说,如同夸父逐日那样的奇闻。

  也有修士暗中跟随罗索追着海市蜃楼,但很快就放弃了,因为根本就不知道罗索这个怪人在干什么。

  这天,罗索来到星潮海的尽头,前面就是魔念海。

  他看了看海市蜃楼出现在魔念海那边,知道蜃移动了位置。

  没有办法,他追了上去。

  刚进入魔念海,罗索就感觉一股强大的神识袭来,只是[隐蚀]一下子把它吞蚀了。

  “这样魔念海对我根本没有问题!”罗索心道。

  魔念海最恐怖之一就是强大的魔念,这些魔念可以让人丧失自我,陷入疯狂等。

  如果没有到达金丹境界,也没有相应的灵物护身,也没有超人的意志,来魔念海等于自灭。

  即使金丹境以上的修士,也不能久留于此,时间一长,心魔自生。

  像罗索这样轻松的绝无仅有。

  “这魔念是自然形成的呢?还是人为的呢?这海域真的存在这么强大的魔吗?”罗索好奇道。

  罗索没有时间去思考太多,他再次追逐海市蜃楼,但追了三天后,海市蜃楼再次消失。

  无奈之下,罗索只能在魔念海中游荡,等待它的出现。

  第七天,罗索发现了漂浮在海面的灵木。

  将小片灵木拿在手上,罗索惊奇道:“这也太快了吧?”

  以往的日子,他几年才发现一小块灵木,质量还不是那么好的。

  又过了一个月,他又发现了一块,这让他精神振奋,这样下去,就算找不到蜃,灵灯的材料也足够了。

  “魔念海如此多漂浮的灵木,是因为危险吗?还是灵木和灵果起源于此?”罗索好奇道。

  半年后,罗索打捞到一个令修仙界疯狂的事物——漂流果。

  罗索激动地看着,传说中,这东西曾造就厉害的神通。

  他毫不犹豫地一口把它吃了,味道不怎么样,不甜也不香,有种清凉的感觉。

  过了一会,罗索内视一番道:“好像没有什么变化……”

  半天后,罗索内视了很久,不由得道:“不会吧?难道这东西也需要灵根才能发挥作用?”

  想到那万恶的修仙界铁则,罗索越想越觉得有可能,心中不由得生出一股恶心的感觉。

  漂流果白吃后,罗索将精力收集灵木上。

  又过了五年,这天罗索再次追逐着海市,这时有一艘大船向这个方向驶来。

  虽然在魔念海有船只经过很罕见,但罗索没空理会他们。

  在大船上,有一个弟子向大长老汇报了海面出现了一人,大长老赶紧带着弟子来查看。

  “这怎么可能!?”大长老看到罗索划着一艘小船出现在魔念海,挥洒自如地划着小船。

  “师傅,怎么了,这人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吗?需不需要弟子抓他过来一问吗?”身旁一个本该是大美人的女子道,此女子半边脸毁容,虽容貌受损,但气质依旧出众。

  “不得对前辈无礼!”大长老斥道。

  “前辈!?”女子吓了一跳。

  能被他师傅称为前辈的,修仙界也仅有几个,比如宗门内的太上长老——元神境后期修士。

  她远远看着罗索的背影,发现对方只有筑基境的实力,感到惊诧和困惑。

  “前辈必然隐藏了实力。”大长老看到弟子的表情,解释道,“能够在魔念海如此自在地行走,太上长老也做不到!”

  “太上长老也做不到,这怎么可能?如此厉害的修士,怎么会默默无闻呢?”女子震惊道。

  “恐怕不是人族的前辈,而是妖族里的前辈,只是本体是什么,我的灵瞳也看不破。妖族里流传着几个传说,说妖族中那几个渡劫境妖修,它们大多不理世事,因为无法突破,活得随心所欲,逍遥自在。”大长老叹道,“这位前辈恐怕是其中之一。”

  “如果妖族有如此强大的妖物,那我们人类不就危险了?”女子担心道,他们人类至今仍在残杀妖物。

  “呵呵,不用担心,我们人类也有伍阁主这些渡劫境的大修士。”大长老笑道。

  “但是——”女子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  大长老摇了摇头,看着罗索的背影。

  女子也呆呆地看着罗索的背影,还有那海市蜃楼。

  突然,女子灵光一闪,似乎想起了什么,兴奋地对大长老说道:“师父,我知道他是什么人了?”

  “咦,难道你认识前辈?”大长老激动道,虽然是妖修前辈,但这样的高人,如果有交情肯定是件好事。

  “不是,我怎么可能认识前辈呢,只是我听说过他的传说。”

  “什么传说?”

  “追逐海市的渔夫!”

  “哦——”大长老恍然道,“我也听说过,当初只是当是一个笑谈,想不到竟然是前辈……这才对,前辈这种存在,追求的东西就应该和我们不一样。”

  大长老既羡慕又不甘,这种境界他一辈子可能也达不到。

  直至罗索的身影消失,大长老才突然想到了什么,沉声道:“沫儿,我想起前辈的身份了。他是章鱼大王章圣,章圣大妖据说年轻时受了永久之伤,头脑有时会出现幻觉。”

  “原来如此,他是章鱼大妖王,头受了伤,难怪会有这么奇怪的举动。”女子恍然道。

  “这次确认前辈没有陨落,有必要调整宗门规则,以后在我们所在的势力,取消对章鱼的收购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事实上,大长老仍有点担忧,这位章鱼大妖王可是很护短的,当年有个岛专门吃章鱼,举行什么吃章鱼节日,结果那个岛被灭了。

  虽然这么多年他不理会人类残杀章鱼,但真做得过分,有一天会不会屠一个宗门威慑一下呢?

  如果选一个宗门来屠,那肯定有他所在宗门的份,因为他们收购章鱼数量最多。

  没办法,因为弟子们爱吃。

  所以他提前做些手段。

  而在小船上,利用空间听力的罗索边划着小船边骂道:“什么章鱼大妖王,简直是胡说八道!我罗索堂堂正正的人类修士,怎么就被你们当成了妖怪?什么妖王都可以,为什么偏偏将我误会成那个最丑的章鱼怪?”

  想到自己无端被冠以“人妖”之名,还被误认为是早已逝去的最丑妖怪章鱼大妖王,罗索气得半死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hbsar.org。好吧书库手机版:https://m.hbsar.org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